品牌文化
BRAND CULTURE
吴门医派
WU’S MEDICAL FACTION

      苏州作为我国一个久负盛名的历史文化名城,历史上有"吴中"、"吴下"、"三吴"之称,建城已2500多年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苏州就是吴国的都城,以后历为郡、府、省的首府,是江南著名的大都会。这里文化发达,环境优美,温暖湿润,商业繁荣,故有"鱼米之乡"的美誉。丰富的吴文化底蕴,给吴中医学的发展增添了活力,也为吴中医学的形成提供了丰厚的文化积淀。如果说丰富秀美的吴文化是吴中科学艺术之源,那么悠久精湛的吴门医派则是其流。

 

      吴中医学最早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。据葛洪《神仙传》记载,周代吴人沈曦,学道于蜀中,炼丹制丸,给人治病常有奇效。这是关于吴中医家的最早记载,也是江苏医家的最早记载。

 

      吴中医学能够形成一种医学流派——吴门医派,其肇始是元末明初,浙江名医戴原礼来苏州悬壶行医,凡吴人看病,戴原礼每开一方收银五两。由于他是金元名医朱丹溪的高徒,医术高超,一时声誉鹊起。苏州人王宾就去拜见他,向他请教学医之道。王宾在他的指点下,熟读《内经》《素问》等书,并得到他所秘藏的朱丹溪《彦修医案》十卷,由此继承了辨病诊疗的学术经验。王宾将殁,因无子,将书传于学生盛寅,《明史•方技传》称“寅既得原礼之学,复讨究《内经》以下诸方书,医大有名,永乐初为医学正科”。又有明初苏州人葛应雷,以医名于时,《明史•方技传》称“时北方刘守真、张洁古之学未行于南,有李姓者,中州名医,官吴下,与应雷谈论,大骇叹,因授以张、刘书,自是江南有二家学”。

     

      因为王宾、盛寅继承传播了朱丹溪的学说,葛应雷则继承传播了北方刘完素、张从正为代表的中原医学,吴门医派由此而发端,杨循吉《苏谈》就说:“吴下之医由是盛矣。”

 

      至正德年间,太医院院判吴县人薛己“历仕孝武两朝,视篆南北医院,尽阅中秘奇方,遍友海内名士,闻见宏博”,“遂能察见脉理,所投立效”。他曾校注王纶《明医杂著》,钱薇在注本的序里说:“尝闻姑苏传刘、张医学,乃自葛应雷始。自后王安道、赵良仁辈,各著《会同》《医韵》《药要》等书,世所宝藏,则苏之医派实承薛君崛起于后,渊源有自矣。”

 

      进一步以“吴医”广传天下者,应是清乾隆时的苏州府医学正科唐大烈,他仿照康熙时苏州人过孟起《吴中医案》的体例,征集苏锡常太医家杂著,汇编成《吴医汇讲》十一卷,初刻于乾隆五十七年(1792),从此“吴医”之名风靡于世。

 

      自《吴医汇讲》问世,至温病学派兴起,逐渐形成吴门医派“名医多、御医多、医书多”的特点。吴门医派不仅造就了中国传统医学的巅峰,更奠定了著名的温病学说理论体系。在温病学派的形成中,以王履、吴又可、叶天士、薛生白为代表。王履——温病学派的先驱者,著有《医经溯洄集》。吴有性——温病学派的奠基者,撰著的《温疫论》是我国最早研究瘟疫的专著。叶桂(天士)——温病学派理论体系的创立者,他所著的《温热论》问世后,完善了温病学说理论体系,确立和推动了吴中温病学派的诞生。

 

      数百年来,“吴门医派”几经兴衰起伏,浪花淘尽,吴门医派的传承者已所剩无几。拨开历史云雾可见,自1715年一脉相传的雷允上,作为300年中华老字号,雷允上始终把秉承发展中医药文化,将弘扬吴门医派视为神圣的责任和使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×